幼稚病

节气 立春

OOC

虚构


立春:一候东风解冻,二候蜇虫始振,三候鱼陟负冰


城外的小道上,一辆马车缓慢向前行进,驾车之人着深色裤褶,头上系一缃色的束发带。

经过城外那片结冰的湖面时,马车停住,驾车人下车不知要做什么。

不多时,马车重新出发,只留下湖面上几个被石头块砸出的坑。

小姑娘草叶踏进一宏的时候,小伙计正忙着给刚到的客人添酒,草叶探头探脑望向柜台里,要找好脾气的易掌柜。趁小伙计不注意,草叶推开布帘一闪便进了里间,一个火盆将里间烘的暖呼呼,易掌柜正将温好的酒轻轻放在桌上。

“今年怎么回来这么迟?”说话间易烊千玺便回了头,温柔的笑意在看见草叶时稍有一滞。

“是我啦”,草叶笑嘻嘻的举起手。

易烊千玺摸摸她的头,换来的是那句每隔几天就听一次的:“志宏哥哥呢?”

强忍住想打小孩子屁股的冲动,易掌柜温柔的回答她志宏哥哥这几日就回来。

因为草叶常来找刘志宏玩,所以一来二去和易烊千玺也熟得很,眼下虽然刘志宏不在,但小姑娘仍然大着胆子在里间四处摸索,直到她盯上了墙边黑漆柜子上的那盏兔子花灯。

那个兔子花灯样式普通,但底下的一圈荷叶不是寻常的绿色,而是少有的茜色,点点阳光打在上面,甚是可爱。

草叶的个头还没有柜子高,她费劲的伸手发现够不着,眼珠子一转就去窗边搬凳子。

易烊千玺刚出里间就看到有人撩开门帘,缃色束发带也跟着飘了进来。进店的那人虽行色匆匆,但没有半点车马劳累的委顿气息,明媚的眉眼就像冬日绽放的第一朵蜡梅。眼下,这朵蜡梅正落在店门口,散发着凛寒也挡不住的幽香。

“千玺~”红扑扑的脸颊鼓动着带出这声问候,眼睛也快笑的眯成一条缝。

谁知易掌柜却没做任何回答,只摆摆手进了里间。

刘志宏没有错过他脸上闪过的那丝欣喜,不计较的就跟了进去。

桌子上早已备着温好了的酒,易掌柜把暖手炉塞进刘志宏手里。还没等他开口问,刘志宏就竹筒倒豆子的把去京城一路见闻都说了。先说着易老爷和夫人的身体都还健康,尤其是老夫人最近还不得闲的去跟有名的师父学画,易家二少爷好像比去年懂事了些,知道认真读书孝顺长辈。接着说道路上居然碰见了自己的同门师弟黄宇航,那小子居然年后就要接任门派了,也不知道其他几位师兄弟怎么样。喔,还有路上又抓了几个小蟊贼,教训了几个不长眼的莽人......

“先喝口酒暖暖身子吧”,易烊千玺打断刘志宏的絮絮叨叨。

“诶嘿~这趟路程耽搁了不少时间,千玺有没有想我?”刘志宏笑嘻嘻的向前把手摊在桌上,翻开露出掌心里一个小玩意儿,雕着小猫扑蝶花纹的笔架。

易烊千玺笑了出来,“我再去给你盛碗粥”,说着起身,“只有笔架算什么礼物?”

“就你挑”刘志宏端起碗将酒喝完,然后指指门的方向。“都在包裹里装着呢!还有啊,我要喝鱼汤!要刚熬的,新鲜的!”

”晓得了“,易烊千玺在外面大声的应着。

喝完了酒的刘志宏觉得浑身都暖烘烘,便倚在桌边迷迷瞪瞪睡着了,嘴里还嘟囔着”想就说嘛,一回来就没个笑模样,当年我怎么就......“

过了一会,一件大氅披在了趴着的人身上。易烊千玺的目光顺着衣服朱红色的花纹一路爬上刘志宏的脸颊,停留在皱着的眉宇间。火盆的劈啪声中,有人用亲吻抚去了那道恼人的痕迹。


2015-02-01 热度(13) 评论(1)
评论(1)
热度(13)

© 十三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