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稚病

有志青年相亲记 (三)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我不能两次跌进一样的坑。

刘志宏就是这么想的。

上次喝咖啡时,自己确实被“十万块”眼中流露出的温柔神色扰乱了心绪,即便这样也不能随随便便对陌生人产生非同寻常的好感。

有些温柔就像五月的太阳,挂在天上时照得你浑身暖洋洋,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云挡住了,冷风穿心。

吃一次亏还不够么。 

想想那“十万”介绍费,他赶紧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理了一下思路。

先核实对方工作信息,了解来自同事的评价。

再核实对方恋爱经历。

最后,根据情况安排合适的女生。

刘志宏理清头绪,感觉思路很清晰,于是一个电话打给易烊千玺。

“易先生,为了核实你的个人信息,我希望能在您工作的时候去拜访您一下。”

“好的,明天下午和周三下午都可以”,易烊千玺轻松地给出了时间。

“那就明天下午吧。”

 

第二天下午,刘志宏拎着盆苔藓就进了易烊千玺公司大楼。

一听说刘志宏是来找易经理的朋友,员工们对刘志宏都表现得特别客气,总经办的漂亮姐姐甚至亲自给他端茶倒水,告诉他易经理在开会,大概一个小时就出来。

趁这个空子,刘志宏充分发挥他妇女之友的特长,顶着一张让人喜欢的笑脸对着各位姐姐妹妹下套,专套她们对易烊千玺的看法。

“易经理很绅士,跟他一起出去办事,像这种拉车门的小细节他都做得很好。”

“对对,易总对人也很温和,基本不骂下面的人。”

“是啊,要不是他有女朋友,我真想嫁给他。”

“拉倒吧,易总能看上你?”

“好像易总和他女朋友分手了啊?”

“是吗?不知道啊,易总平时也不太讲自己的私事,上一次我们看见他女朋友还是因为在饭店吃饭偶然遇到的。”

。。。。。。。

 

“小刘你是易总朋友啊?你现在有对象吗?”

“。。。。。。”

“易总出来了,我还有事,我还有事,你们先忙。哈哈。”

 

易烊千玺笑着看金牌红娘一脸“可算摆脱了”的表情,开口:“她们平时就这样,特别八卦,所以我谈对象都避着同事。”

 

“避着?”刘志宏心想,你们公司那群女人都快把你的底裤扒光了你知道吗?

按他收集的资料来看,易烊千玺并不止两段恋爱,光同事们知道的就有三段,更别说他在工作之前的情况了。据说三个女孩子还各有特色,长相和性格也并无很明显的关联性。

(刘工点评:恩,这说明他并不是死脑筋只认准一个类型的人。)

这三段恋爱似乎都是和平分手,但每次分手过后那段时间,易经理脾气总是非常差,而且似乎一次比一次严重。

(刘工点评:可以理解,情路坎坷谁都不爽。)

而且易烊千玺并不是个死板的人,相反他还是个很有趣的人。

(刘工点评:加分项啊!本人性格又温和又有趣,哪用得着相亲啊!)

这忒容易了啊!介绍费到手就是分分钟的事儿啊。

心里面小算盘一打,刘志宏就有主意了:那先找个脾气温和点的姑娘试试吧。

这边,易烊千玺托着下巴看着刘志宏。

刘志宏眼珠子转了一圈,又转了一圈,接着冲易烊千玺笑了一下。

“易先生,我看您这工作环境属实,和资料里填的一样。”

“是啊,我不会坑你的。”

“您这儿情况我已经确认好了,要不咱就正式开始工作吧?”

“行。”

“好嘞,具体情况我安排好了再通知您。”

昏暗的客厅里只有电视机屏幕在闪烁着。

“预计今天晚上到明天,本省大部分地区都会出现大到暴雨,中南部将会是雨势最猛烈的地方。与此同时,以下地区还要防范城市内涝和农田灾害......”

刘志宏穿着拖鞋“啪嗒”、“啪嗒”跑到客厅,懊恼的看完了天气预报,他忧愁的看了看窗外,明天安排易烊千玺的相亲啊怎么就下雨了呢?

 

滴答。

一滴雨打在玻璃上,易烊千玺出神地看着窗外。雨势渐渐变大,窗户上已经形成一条条灰色的雨线。

 

咖啡店服务员熊二今年23岁,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围观来店里相亲的男男女女。

今天可巧,刚过了十一点就有一位身着西装的男人来了,他坐在靠窗最好的位置,点了杯水等人。

收拾掉两桌残羹冷炙,熊二看见门口进来一位穿着温婉但神采飞扬的黄衣女孩。她姿态袅娜的走到那位穿西装男人面前,打了个招呼便坐下了。

熊二心想,噢,又是一对来相亲的。

黄衣女孩今年25岁,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做菜。年前报过名的和美婚介所在前天又给了回音,这次安排的是一个年龄相仿的男生。

临出门前,她妈妈特地叮嘱:“别一见面就给人下结论,多了解了解再说。”

女孩甜甜的对妈妈一笑:“长得帅我就了解。”

妈妈:“你给我老实点。”

 

黄衣女孩往易烊千玺面前一站,她的小心脏就被戳了一下:这个男生气质非常好,但你又很难用一个“帅”字形容他,太肤浅了。抿起的嘴唇和硬朗的面部线条就像凛冽寒风中的磐石,但看着你的眼睛水润又温和。她将自己满肚子挑衅的想法默默地吞了回去,抬起头认真的和易烊千玺攀谈起来。

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学,从马里亚纳海沟到南非好望角,女孩子惊讶于他都能接的起话题的同时也为他敏捷的思维倾倒。

难得遇到一个长相合自己心意,各方面条件都适合自己的男生呢。

对面的易烊千玺心里也放起了欢快的圆舞曲,到目前为止自己都没有表现出任何让女孩讨厌的行为,第二次约会十拿九稳了。

“我接个电话。”易烊千玺对女孩子微微一笑。

女孩子双手撑着下巴,面含羞色回味刚才易烊千玺嘴角边笑出的小坑。接着一不小心看到了对面易烊千玺掉在沙发上的钱包。

“这什么鬼?!”

粉红色的可爱猫头对她眨巴着大眼。

 

“易先生,这次相亲怎么回事?”刘志宏漫不经心的叼着铅笔坐在办公室桌子后,盯着面前依旧坐的笔直的人。

易烊千玺客气一笑,将准备好的套话说了一遍。

“我觉得可能是不太合适。”

刘志宏憋住牢骚,脑中回放早上接到的电话:“小刘。你这次给我介绍的什么人呀,感觉有点奇怪。。。。。我看他好像不像要找对象的样子。”

“易先生如果您觉得不合适,您可以私下和我说,我也会帮助你们沟通,但是请您不要做出什么奇怪的行为,一传十十传百,这样会影响到您找对象的。”公事公办的刘志宏听上去一点都不可爱。

“很抱歉,这次是我做的不好。”易烊千玺即使被人当面指责,也是一副温和的样子,看着真是让人很舒服。

“您不必抱歉,我只是有义务提醒您注意一些细节,一切都为了您能找到合适的伴侣。”

 刘志宏把面前的册子合起来,揉着太阳穴对易烊千玺说到:“过两天再给您安排一次见面,这次可别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情。”

易烊千玺的第一次相亲并不成功,但这对刘志宏他们来说太平常了,每个来相亲的人总要遇见过好几位才能确认自己的那个唯一。

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浑浑噩噩。

许多人都是这么长大的。

他们从小到大都只知道按着长辈的要求做事,并没有过所谓主见,更不要谈独立。

上完了小学,就去读中学,然后考上大学。接着考研或者考公务员,或者自己找一份工作。

也许他们曾出现小叛逆,天真的他们自以为那是独立并沾沾自喜,没曾想稍微碰到一点现实的残忍,他们就如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一般将自己试探的触角和身躯团成一团迅速地躲回父母的庇荫下。

浑浑噩噩说的是心理。

许多工作能力强的人,在感情上却极为不成熟甚至幼稚。

因而许多人表现出来的就是迷茫,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对象。也许只是在一篇小说中找到自己憧憬的女神,又或是在学生时代暗恋着某一个完美的男生,然而那些形象都非常不切实际,往往掺杂了自己的美化和幻想。

他们并不是傻白甜的女主角,也并非开了金手指的潜力男主角。

所以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对象,并不知道自己适合与什么样的人共度一生。

于是他们就只好不停地尝试,不停地选择。

也许易先生只是需要用选择来弄清楚他自己的心意。

——————————————————————————————

恩 希望最近是桃花运 

2015-08-02 热度(15) 评论(1)
评论(1)
热度(15)

© 十三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