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稚病

加洛林字体和抒情诗

ooc

 @破酥包 你快看这多像宏千啊

本章即完结 不是坑= =



“我原以为千玺是这一生中我最爱的人,我会为他奉献一切。”

“然而,然而。”



今天兰多镇的天空有些阴暗,我不喜欢这种阴沉沉的天空,弥漫四周的灰色让我觉得喘不过气,下一秒好像就要过呼吸而死。

不过现在这些都无关紧要。我需要快点回到城堡里去,因为身边有一个性命垂危的人需要抢救。我已将车速提到最高,但现在还未进入夜晚,随时都会有讨厌的警察出来拦住你并告诉你超速了,所以不得不小心。

我能听见那个人在后座上痛苦的呻吟声,他刚才被怪兽抓伤了,居然没有喊疼,只是低喃着:“曼帝可拉!快走.......”

可怜的人。我不该将他牵扯进来,对吗?

城堡近在眼前,我长舒一口气,他有救了。

我忠诚的管家康奈尔恭敬地守在门口,他的服饰永远是那么整洁,他的礼仪也很到位,从未失态。只是我始终不明白,他为什么从来只称呼我为“少爷”,从来不叫“主人”。

我告诉康奈尔把车后座上的可怜人带到客房去治疗,同时准备今晚的晚餐,特地叮嘱他做的口味贴近普通人一点。

毕竟今晚有人做客。

晚餐时,我看到了那位救我的客人。

进入餐厅时,他穿着康奈尔为他准备的丝绸衬衣,荷叶边更衬得他像小王子般精致,我能看见银色的六芒星吊坠在他胸口闪烁。他的眼睛非常漂亮,是金棕色,他的睫毛卷翘细长,在烛光的映衬下眼神有些羞赧之意。

我好像有些超乎自己想象的喜欢他。

晚餐前,康奈尔就告诉我他已经将客人治疗完毕,客人身上只剩下一些擦伤,行走无碍,只需休养几日便好。他是绿人,生长在植物间的一种生物,他知晓所有植物的奇特功能,让他来做治疗真是再合适不过。

长而冰冷的餐桌是我们城堡一贯的传统,这让我的客人只能有些拘谨地坐在餐桌那头。

康奈尔不用我示意,就主动的帮客人斟上了葡萄酒,客人仍然有些局促不安,只顾着低着头看面前的餐盘。

我让他安心吃饭,先填饱肚子再讨论刚才的事情。

他虽然是个普通人,但吃饭时的动作却特别文雅,看上去像个小少爷似的,真令人赏心悦目。

吃完饭后,我请他去书房一叙。

他终于抬起头直视我,深棕色的头发有种凌乱的美感,令人有些目眩神迷。

他告诉我,他叫千玺,我问他是否记得刚才发生的事情。

他迟疑地抬头回答道:“刚才?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有些不相信,还是追问了一句:“那个人头狮身蝎尾,还有三排牙齿的怪物,曼帝可拉,你不记得了吗?你不是当时还喊出了他的名字吗?”

他接着摇摇头,说:“不记得。”

这是最糟糕的情况,也是最普遍的情况。

千玺他们是普通人,不像我们,往往在遭受过怪物攻击后,他们的记忆会自动清除,是一种生命体的自保行为,毕竟他们不属于这个世界,他们没必要知道这些。

这件事说来怪异。今天下午我在辖区内照常巡逻,却突然感应到曼帝可拉的出现,我虽然有感应,却不知道它是从哪个方向过来的。而千玺却冲了上来,扑在我背上,帮我挡住了曼帝可拉的攻击。他作为一个普通人,应该是看不到曼帝可拉的。

可他不但看见了,还帮我挡住了攻击,这太奇怪了。

他现在记忆全部失去,我不知该将他送往何处,只能暂时留下他。但这对我来说,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我的城堡不介意多一个高贵的客人。

我询问千玺,问他是否愿意留下做我的仆人。

他点头了。

我很高兴能留下他。



昨晚我又做了那个梦。

梦里,仍然是那条长到似乎无穷无尽的走廊,走廊尽头有个华美精致的柜子,柜子上放着一颗娇艳欲滴的红苹果。我好像总是在走,一直走不到苹果旁,却总是在看上去靠苹果很近的地方停下来。

我看见,梦里的我没有再向前走,反而轻轻蹲下,捡起身旁的橡树枝。

这个梦已困扰我很久,我几次试图解读,但始终弄不明白它在暗示什么。

但天大的困惑在我新任且可爱的仆人面前,都是无意义的。

千玺真的非常英俊,那条紧身的裤子更显出他完美的身材。我得庆幸,这座城堡虽然非常大,但与我一同分享这美丽景色的却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我忠心的绿人管家,还有一个是我傻乎乎的狮子门卫。

是的,我并不是人类,我是一头独角兽。

因为独角兽是传说中的神奇生物,有些地方会把我们当作神灵来崇拜,因此我们的家族就成为了这些地方的守护者。我们管自己守护的范围叫做辖区,随着时代的变迁,辖区也在不断的变化发展,我们作为守护者当然也在变化。

比如,最近在我管理的这片辖区内,人鱼和人马发生了好几起斗殴事件。我能感觉到,辖区内的生物都在躁动不安。高等生物尚可勉强压制自己的魔性,低等生物就只能任由魔性侵入体内从而受到折磨。

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或者有什么魔物要出来了。

虽然有些担心,但我不能明显的表现出来。

住在这个城堡里的我和康奈尔和莱门都不是人类,对这种事,我们每个人都有心理准备。但现在多了一个千玺,他只是普通人类,并不知道情况有多危险,所以,我想他需要我的保护。

况且在他心里,我本就该是个强大凌厉且温柔包容的主人形象才对。


辖区内的气氛不对。

我想今晚可能会发生一些事情,于是我将千玺从隔壁房间叫来。

我认为他需要呆在我身边,不然以他一个普通人,是无法在魔性爆发狂躁的夜晚一个人安然入睡的。

千玺他似乎有些搞不清状况。这不怪他,普通人类都是这样,往往什么都没有发觉,就被怪物消灭了。

我告诉千玺,城堡里的仆人需要侍奉我就寝,而侍奉我的仆人最近生病,所以需要他来代替。他没有任何异议,只是温顺的答应了。

他站在我面前,深棕色的发丝软软的垂下。我能看见他敞开领口里的锁骨。

随后一切都很自然,千玺铺好床后就自觉地爬上床钻进被窝里去。

我上床躺在他的旁边时,我能感觉到他在被子下的身体突然僵硬,他直挺挺的躺在我身旁,好像很紧张。

我只好吹熄蜡烛,让黑夜来抚慰他的不安。


半夜,我感到了很强烈的躁动气息。

四周温度突然急速降低,刚才洁白的月亮还好端端的挂在天上。但在几分钟的时间内,屋外却突然暗了下来。有什么东西在靠近我的城堡。

我的心正因为这未知而急速跳动,我甚至想立刻施展出灵力。

但是不行,这里还有千玺,他需要我保护。

我起身向右边看,发现千玺他还在沉睡。

他不但喜欢抱着东西睡觉,而且还会乱踢被子,简直就像被宠坏的小孩子,极为有趣。

我拉开千玺的手,将抱枕塞进他的怀里,再替他盖上被踢掉的被子。然后迅速地施展灵力飞了出去。

屋外果然一片漆黑,这是法力高强的生物所设下的幻境。还好是我,如果换了千玺,估计他会困在这团黑雾中一辈子转圈圈。

我捏紧金色的戒指,心中默念口诀。

只三秒,我就被一股莫名的强风挟裹着带到了森林前空地上。只见,那森林中缓缓走出来一个黑色的身影。

我仍是被那股劲给压制着,除了头部以外,身体其他部分都僵硬如石头,一动也不能动。

他离我很近,我能看见他嘴角阴险的笑。在仔细打量了我的处境后,他终于舍得抬起头来,而那张月光下的容颜将会使我终生惊艳。

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绿色眼眸,来自地狱的颜色。

我只看了一眼就赶紧移开视线。太可怕的眼神,那是能把世间万物吸进去的无底洞,只要多看一会儿就会失去自我,心甘情愿成为他的仆人。

我不用描述他的完美身形和瑰丽衣着,因为一切都是魔鬼的诱惑,都是虚妄。

他走上前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却不说话。

我正在疑惑,但是声音却突然钻进了我的脑袋,那声音张狂的说:“我是Douma,但你也可以称呼我为恶魔,因为那些无能的家伙就是这么叫的”,他嬉笑着模仿道:“哦天哪!Douma!恶魔!!!救命!!!”

“当然喽,我不介意你叫我Douma大人。”说完他对我眨了眨眼睛。

怪不得他不张嘴说话,因为度玛是沉默的代表。

我静静地盯着他。

他似乎无意折磨我,很快就解除了对我身体的控制。

得到解放的我终于能够站起来审视这位恶魔大人。他真的一点都不在意我身为神守的灵力,从他能轻松的穿越我的屏障就能知道;同时我看出,他这次来,一定是特意来找麻烦的。

于是我问他:“前几天的曼帝可拉,是你放出来的吗?”

他站在那里,一只手抱胸,而另一只手托着下巴。不说话,只向我微笑。

“不说话就是默认?”我不喜欢他这种游戏,只好继续发问。

恶魔大人终于有了动静,他在我脑中说:“曼帝可拉是我放的,但人鱼和人马的纷争与我无关,我从来不参与那种低等生物的战争,就连你这种独角兽,也才勉强够得上跟我说话。”

我刚想反驳。

他立刻打断我道:“我可不是来帮助你维护物种平衡的。”

好吧。

我的手心渗出汗来,我不知道这恶魔想要的东西我给不给得了,只好硬着头皮应对:“那么,尊敬的Douma大人,您的目的是什么?”

对面的Douma大人,但右手却在空中轻轻一抓,接着摊开放在自己的嘴边,随即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一阵风扑面而来,冰冷到没有温度的声音从四面八方灌进我的身体。

“打个赌吧。”

“赌什么?”

“赌你能不能在你成年之前完成我的三个要求。”

“要是我不答应呢?”

“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如果这三件事你完成了,我就带着曼帝可拉和狮鹫归顺这片辖区,永远听命于你;可如果你完不成......那么,我就要拿走你最珍贵的东西。”

“......”

“赌不赌?”

“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你果然很聪明。”

我只能咬牙应下这个赌约,因为我面对这个恶魔完全没有胜算,就算想要击败他,也只能尽量拖长时间慢慢计划。

恶魔离开时告诉我,第一个赌约就在我的房间里。

他说的没错,在我的床上,我亲爱的仆人千玺身旁,凭空冒出来一张牛皮纸,上面写着“嘉年华次日清晨沾满露水的玫瑰花”。

我长吁一口气。这实在不难。



第二天清晨,我被千玺叫醒。

一睁眼就看见他迎着晨光趴在我的床边,金色的光线打在他身上,暖洋洋的样子就好像上帝派来的大天使,

我忍不住将他拉进我的怀里,轻轻摸着他柔顺的头发,感受着他在我胸前起伏的呼吸。

“主......主人?”他轻轻地喊我。

我在害怕。

在几天前,我可以坦然的面对度玛,告诉他,我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这座城堡里没有任何宝物,我随时可以将它舍去。

但是,时至今日,我却有了想要珍惜的人。

一种从未有过的慌乱袭来。

我在清晨的阳光里紧紧抱住千玺,我用脸颊去贴近他的脸,想借着他的温暖去驱赶光明也无法驱走的寒冷。

千玺一下下拍着我的背,我好像抓住了稍纵即逝的那团火焰,只听见他温柔说着:“主人别哭。”


经过那天早上的失态后,千玺对我的态度似乎有些变化。原本这几天,我都在为城镇的嘉年华而忙碌,毕竟是几百年没有人来办着传统的嘉年华了,我知道恶魔想要的,所以我必须亲自去操办。

而我每天精疲力竭的回到城堡,千玺却总是避而不见。不是帮着莱门在花园除草,就是在后厨准备茶点,天知道康奈尔的手艺有多棒,茶点根本不需要他操心才对。一旦我叫住他,想让他陪我说说话,他就仿佛有所打算一样找借口开溜。

我真的是太累了,吃完饭后就沐浴更衣,有时晕晕乎乎的就直接上床了,都没来得及喊千玺我就睡着了。可即便是这样,还总是休息不够。起床照镜子时,我总能看见身上一道道红痕,看上去就像被手抓挠过一样明显。我问了康奈尔,他说应该是过度操劳加上过敏,于是趁机调制了一杯超级难喝的药水给我。

等我完成嘉年华,我就要把千玺抓回来。


嘉年华当天,所有人无论男女老少都出来参加了。

一人多高的篝火照亮了兰多镇的夜空,欢乐的音乐在天空中肆意乱窜。镇中心广场上,有我请来的马戏团在表演哑剧,小丑穿着色彩鲜艳的服装使劲吹着气球,逗弄着小孩子们。

这是难得的庆祝活动,不分阶级,所有人都在纵情欢乐。堆满了吃食的桌边,男人粗鲁的拿起肉馅饼啃食,各种肉类食物堆满了盘子,有些人甚至拿起盘中的食物互相投掷,饥饿的狗和猪也混在其中抢夺食物。

路的另一边,女人们在酒桶边开怀畅饮,她们嬉笑着互相碰杯,像不怕醉一样连续喝着。有个女人喝醉了,把酒洒在了身上,她也只是不管不顾的扯开胸前那一块衬衣,袒胸露乳继续喝下去。

随处都能看见唱歌跳舞的人,他们见面问好、唱歌,然后互相拥抱、接吻,接着再碰杯,好像这个盛宴永远不会结束。

我站在咖啡馆前,看这浮华的人间。

红色火焰与金色灯光交相辉映的一片辉煌中,一个戴着兔子面具的人向我慢慢走来。广场上的乐队又演奏起了另一只华丽的舞曲,而这个戴着兔子面具的人拉起我就要奔向欢快起舞的人群中去。我试了几次都没有挣脱,他的手温柔地与我五指相扣,却也带着一股不容拒绝的气息。

接近人群,他却停下了脚步回身看着我。

只见他轻轻躬身,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那优雅的身姿一下击中了我,我立刻妥协,与他步入舞池。

他的舞步令人吃惊的完美,我被他引导着,不停地转圈转圈,最后我的眼里只剩下他面具后燃烧着火焰的双眼,还有他身后充当华丽背景的舞群。

我与他相依偎,脸颊亲密的贴在一起。

他趁机在我耳边说:“主人。”

于是我停顿了一下,舞步随即慢了一拍。

我听见他在我耳边笑:“不用怕,主人。”

我只恨他捉弄我:“早该知道是你。”

他不言语,只是用加了蜂蜜的眼神看着我。

一曲舞毕,他低下头吻了吻我的手背,然后转身离去。

我忽然觉得自己像是镇上那些没头脑的女孩子。

不然为什么我看见那些女孩子围着他转,心里只想着要抢回他呢?

于是,我也效仿他的行为,从别处借了一张羽毛面具,顶在脸上把他从人堆里拉了出来。

可我又不好意思开口,只好说:“你不能跟她们走。”

他轻笑了一声,“跟人单独出去,我只寻欢作乐。”

好吧,我的脸要烧起来了。

我说:“走吧。”

接下来的夜晚我简直羞于启齿。

只能说,我看见了深夜里绽放的白色花朵,也看见了夜空中银色的游船。

最重要的是,我看见了两颗心闪闪发亮。

当然,我也在森林中顺利的摘到了沾满露水的玫瑰花。


Douma很快就收到了我的玫瑰花。

第一个赌约我赢了。

但他立刻派狮鹫送来了第二份牛皮纸。

第二个赌约是“浸满处女血液的葡萄藤”。

我有些怀疑,恶魔大人要在第三个赌约给我出难题了。 因为,我是独角兽,第二个赌约根本难不倒我。中世纪的传说中,只要在森林里放上一位纯洁无暇的处女,独角兽就会不请自来。温顺地依偎在v处女的膝盖上。这时只要处女抓住独角兽的角,那么独角兽就无法逃脱,从而被捕获了。

这只是个巧合吗?

带着几分得意,晚上的时候,我要求抱着千玺睡觉。

我知道这有些得寸进尺。

但千玺睡觉喜欢抱着东西,与其这样不如让我来做他的人形枕头,更何况千玺的身体总是那么暖和,抱着很舒服。

千玺仍然乖顺的答应了。


这天早上我很开心,因为我发现了一个小秘密:千玺会说梦话。

凌晨接近四点的时候,我从梦中惊醒。而惊醒我的原因,就是千玺喃喃自语的梦话。

他抱着我的胳膊不停的咕哝着什么。

我将耳朵凑近他的唇边,却只听到含糊的几个词:“黑”、“巴西里斯克”、“槲寄生”。

须臾,他不再说话,却突然攥紧了我的手臂。我看见他的眉毛紧紧地揪成了一团,似乎遇到了很苦恼的梦。于是我伸出手,安抚的摸着他的额头。应该是受到了我的灵力的影响,他慢慢地放松身体,又睡过去。

这样的好心情只持续了半天。

下午的时候,我从花园砍下一段葡萄藤,用心磨了几个尖刺。

因为在我的设想中,我只需要用尖刺戳穿女孩的皮肤,借用她一点血液再加上我的魔法,那么葡萄藤很快就会被浸透。

可是事情总不能如我愿。

夜晚,我追寻着一个处女的气味而去,我已经幻化出了独角兽的本体,做出了温驯的状态取得女孩的信任。我用身上绑着的葡萄藤去磨蹭她的身体,尖刺不负众望,刺穿了她的皮肤。

我念出了咒语。

血液本该浸透就停止流出,可那女孩却像被吸血鬼吸干了一样,血液迅速蒸发,浑身皮肤白到透明。

最后,她睁着眼睛倒在湖边。


我杀了一个无辜的人。

纯洁无比的处女。


我根本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城堡的。

我只知道,到城堡门口的时候,我的手上一只拖着一条滴血的葡萄藤。

那似乎代表着全世界的指控。

但是,我却看到千玺却在门口等着我。

我感激地迎上前去。

他凶狠地盯着我的嘴唇,说道:“有血。”

是的,那女孩的血溅到了我的脸上。

接着他轻轻靠近,侧过脸来,用舌头一点点舐掉我嘴上的血迹,然后亲吻我的嘴唇。我在他口中嗅到了浓厚的葡萄酒味道。

我不管了。

千玺就是我的安全感,只要他还活着,我就有希望。

于是我放弃了执着,凶狠的用唇回应着他。

葡萄酒醉人。


一整晚的醉酒后,清晨仍然会到来。

只不过迎接我的,是第三张牛皮纸。

“海德公墓中jackson先生的肋骨”。

看见jackson这个词,我忽然头痛欲裂。

果然是在第三个任务等着我。

这个公墓我小时候去过,我非常清楚。因为那座墓碑上的字体及其复杂,而且就在墓园的最深处。我的爸爸告诉过我,这里曾经住着一个很厉害的人,但是他死后,什么都没有留下。我知道它的墓里什么都没有,因为我曾经下去过。

哈哈。

阴险的骗子。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去了几天,我突然发发现自己想开了。

我想这个时候,我只需要千玺的安慰。

康奈尔敲门问我要不要喝咖啡。

我问他千玺在哪里,因为我实在是担心恶魔会将他抢走。

康奈尔告诉我,千玺正在书房写诗。

于是,转弯上楼,推开门,看见千玺端正的背影。

走近一瞧,发现他在写一种完全看不懂的字体。

千玺告诉我,这叫做加洛林字体。

他轻轻对我念道:

“如果不能与你在一起。”

“我宁愿立即死去。”

我看见那桌上的加洛林字体的抒情诗像盛开的花朵一样迷惑人心。

于是我不顾一切地拥抱着千玺,亲吻他的头发和眼睛,无比虔诚地对他起誓:“我永远属于你。”

他笑了。

看见他的笑容,我简直快乐地要疯掉。

于是我将他带回了卧室。

全然不管明天就是最后的期限。


今日便是最后的夜晚。

我正坐在玫瑰色的床上,静静等待恶魔到来,等着与他决一死战。

没关系,反正我最珍贵的东西已经被我藏起来了。

Douma果然如约而至,脸上挂着神秘莫测的微笑。

他飘着浮在我的窗外,伸出手示意我把那根肋骨给他。

我屏住呼气,稳住脚步走上前,就在接触到他手的一瞬间,我改变了方向,将手中准备许久的十字架贴着塞进了他心脏旁的裂缝里。

世界仿佛停顿了一秒,借着他开始燃烧,火焰逐渐吞没了他的身体,包裹着他慢慢燃烧。

Douma看上去好似被灼伤,我看见他在空中扭动着被灼烧的身体,他用不可置信的口气大喊道:“你竟然爱上了他?哈哈哈!他居然这么吸引你?!”他的身体快要消失了,可他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说着:“契约果然不会骗人。哈哈哈哈哈。”然后,他的身体被风吹散了,消失在夜空中。

一身冷汗的我瘫坐在地上,这一场恶战结束的太快,而我只看见了恶魔被灼烧的可怖模样,却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他这么容易就被我了结了。

不管怎么说,我打败了恶魔。

如今也只能自己安慰自己了。

咔嗒。开门的声音。

谁?

莱门和康奈尔被我赶走,人现在应该在镇上,千玺被我关在了地牢。

城堡里没有别人。

可是,这种肆无忌惮的开门方式只有一个人会。


抱着绝不可能的心态,我转过头去。

我看见,被关在小房间里的千玺竟然出现在我面前,还带着一脸云淡风轻的笑容。

我呆呆的看着他,不明白怎么了。

他乖巧的蹲下来与我平视,用温柔的手指点点我的心脏,然后慢慢向上滑,划过我的下巴和嘴唇,一点一点摸过我的鼻梁,最后他加重力气戳了一下我的额头,然后说:“你好好看着。你是我的。”

他一抬手,我的眼前一片天旋地转。

迷雾渐渐散去,我看见了自己。

这是我小时候去海德公墓玩的场景。

我,我走进了那个叫做jackson的公墓。

下一幕,一个人和我在公墓附近玩耍。

而那个人就是千玺。

千玺教我用手触摸那刻画在墓碑上的加洛林字体,还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教我写一个词。那分明就是千玺骗我定下了契约。

成年之时。

契约生效。

睁开眼,面前千玺的笑容还是那么温暖,然而他说话的腔调怎么看都像那只恶魔。

他说:“我就是千玺,千玺是我的一种人格。”

“当年,是你把我从公墓中放出来的,我还陪你玩了好久。你不记得了吗?”

千玺俯身凑上来的样子俊美诱人,但带着十二分的危险。

“宝贝儿,你不是总说,想要这一片辖区的安宁吗?”恶魔千玺用一种做交易的口吻哄道。

“恶魔已经被你杀死了,剩下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灵魂。但是这个灵魂也有可能变成恶魔。”

我已经被他牵着鼻子走,毫无思考能力。

“那,我能怎么办?”

千玺将我压在床上,他缓缓靠近我的脸,继而用呢喃的语气极尽温柔道:“你可以献身于我。恶魔,只要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就不会再去伤害别人了。”

我看着他金棕色的眼眸,恍惚的答应了。

他低头俯身在我耳边,用温柔的语气说道:“听话,我的HIRO。”

语毕,我的耳垂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穿刺而过,疼痛难忍之下,我眼前变得模糊不清。浑浑噩噩间有一个声音慢慢响起,它在我耳边默念咒语,由轻声默诵到高声呐喊。

“忘了明日。”

“与我一同沉睡在着黑暗中。”

“献身于我。”

“永无白昼。”

我的灵魂脱出了这具僵硬的躯壳,跟着那邪恶的声音一道远去。


我又看见那条走廊。

走廊尽头再也没有鲜艳欲滴的红色苹果。

我轻轻走近那柜子,发现柜子上正缓缓游动着一条蛇。

它突然张嘴,冲我吐出了鲜红的信子。


我想我应该是死了。


——————————————————————


关于“恶魔只要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就不会伤害别人了”这句话是否真实。

我表示,我只要吃到好吃的东西就不会伤害别人了,所以恶魔千玺一定也是这样!

and 《象人》真的能让人吓尿。

2016-05-06 热度(30) 评论(4)
评论(4)
热度(30)

© 十三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