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稚病

两个鼻炎患者的abo

很短,博您一笑/ooc预警/与两位演员无关

降温了,天空灰中泛着黄,树在晃来晃去,院子里的脏东西卷起来在空中打着转。有个男孩儿站在院子中间,正顶着妖风举杠铃。“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哎这怎么弄不掉?”被黑塑料袋扣脑袋上的男孩儿在风中手舞足蹈,可惜袋子太大就是不下来。
“谁扔的垃圾袋啊!”
“哎哟,老彭你快来看看哪!你儿子鬼上身了啊!”
东街有个馄饨店,店老板叫老彭。老彭有个可水灵的儿子彭彭,眼睛水汪汪不说,小嘴一笑像加了两个小括号,特可爱。彭彭人还特实诚,做事儿可认真了,问他什么他都当真,所以甭管是家里的小姑娘还是婆婆婶婶都爱都跟他说话。但是最近啊,街上都在传,老彭家的儿子吧,脑子有点问题,喜欢大风天脱了衣服跳舞。
一大早坐在店门口收钱的彭彭叼着个棒棒糖,对这个谣言不屑一顾。
“谁在院子里跳舞了?”彭彭瞪着门口闲聊的几个大妈。
她们没理他,只在聊天的间歇偶尔用眼睛瞥他。
彭彭不好发作,转头却又看见角落里那桌女孩突然齐齐把头转回去,仿佛刚才没有偷偷盯着他看一样。老彭家的儿子有点憋屈。
“啪!”彭彭终于受不了,一拍桌子站起来,冲店里面的人吼道,“谁说我脑子有问题?我才没有呢!我那是练腹肌。不信给你们看!”
说完伸手撩起自己的卫衣,露出锻炼了好几个月的腹部。你别说,还真有两条人鱼线隐约可见。
店里面的顾客都惊呆了,一半是因为彭彭的腹肌,另一半是因为彭彭狠下心来撩衣服同时羞耻地漏出了自己的信息素。
店里的人交头接耳,“没想到彭彭是个omega啊”,
“是啊,还是这个味儿的,有点性冷淡啊”,
“能找到对象吗?”
“我看难啊,他要是个alpha还简单点。”

忍无可忍的彭彭抬起手臂,准备让店里面顾客全滚蛋。
大不了老子今天生意不做了。
“诶~老板!两碗馄饨!”门外有个人边说边闯了进来,188的身高自带投影一样低头看着彭彭。
彭彭习惯性吸了吸鼻子,却愣住了。
他忽然间就忘记自己一分钟前还想要关门生闷气去,只是默默转过身去跟后厨喊了两碗馄饨。
啊,这味道真的让人好喜欢啊!
彭彭身为馄饨店小老板,最喜欢闻淡淡的蒜泥味了,因为他最喜欢吃加一点点蒜泥的馄饨。喜欢到每天都能吃两碗!
另一边,要了两碗馄饨的熊梓淇坐下后才闻到了信息素。他仔细一嗅,天哪!是薄荷味的。他最喜欢的薄荷味!他的两个耳朵立刻泛了红色,脸颊也慢慢透出点粉来,他皮肤白皙,此时此刻微微的红看上去居然有点少女的羞涩感。熊梓淇低下头咬了咬嘴唇,嘴角小幅度扬了起来,接着小心翼翼地回头假装打量店面环境,实际上则是在判断信息素是从哪个人身上发出来的。
确定了。
就是那个穿绿色刺绣卫衣的娃娃脸老板。
啊,这味道真的让人好喜欢啊。

西街有家婚庆公司,承包了首城大半的婚礼。公司的婚礼司仪熊梓淇,那叫一个舌灿莲花知识渊博,从南美玻利维亚到东南亚柬埔寨,没有他说不来的事儿。更让人啧啧称奇的是熊梓淇的歌声,首城萧敬腾这个绰号不是白来的。若是婚礼上想让他唱歌助兴,那还需要额外加钱呢。
不过,熊梓淇最近工作总是走神,主持婚礼时经常说着说着,眼神就飘向远方。
他陷入恋爱了。
自从上次偶然去东街吃了碗馄饨,他就爱上了那家馄饨店的老板。而且,那个小老板据说是个爱跳舞的omega。1
熊梓淇是个alpha,虽然看上去不太像。因为他平日里总是笑眯眯的,而且待人也很温和。搞的公司里喜欢肌肉男的小姑娘总是笑称他是小公举,还打趣说像他这么温和的alpha会被omega骑到头上去。
“没关系啊~”熊梓淇依然笑眯眯地回答,“我愿意让他骑啊。”
其实他只是有些时候有点怂而已,他讨厌哭唧唧,喜欢干脆果断的人,当然啦,最好有可爱的正太脸,如果信息素也是自己喜欢的味道,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上天保佑,这样可爱的男孩子居然真的给他碰到了。

打那以后,他三天两头跑馄饨店吃早饭,把门口台阶磨得像烧饼邹的秃头一样亮。去了以后先点两碗馄饨,然后啥都不干,就光放信息素勾搭老板。
彭彭也很有意思,只要看见熊梓淇就暗自开心,还放任熊梓淇的信息素调戏自己。
到了晚上,俩人就微信诉情,能聊上几个小时。
对面烟酒店的老赵靠在他家柜台前,盯着彭彭若有所思,许久,深深抽一口烟。
“哟,赵老板,你家烟酒店要倒闭了啊?”吕鋆峰偷看半天赵志伟,趁他抽烟这才找机会调侃一下。
赵志伟收回视线,转头看吕鋆峰,伸手拽着他的领子拉到自己面前,暧昧地对他吐了一个烟圈。
“还是先担心下你家的化妆品吧小浪货。”

天天用信息素勾搭的两个人,快把顾客都熏跑了。老彭看不下去了,大手一挥让彭彭赶紧滚去谈恋爱,不要总是在店里作妖。
“工作就好好工作!谈朋友就认真谈!”老彭背着手在店里训话。
“爸,怎么谈朋友?”彭彭认真询问前辈经验。
“好说。喝杯白酒,交个朋友!”老彭这么说,只是因为刚从酒局上下来。

于是彭彭给熊梓淇发微信,约他晚上出来喝酒。
熊梓淇一收到微信差点扔了手机。喝酒!这就是暗示啊!结果他当天下午主持婚礼时,兴奋到开起车来根本停不下来,把新人闹了个大红脸。
结束工作后,熊梓淇打了个车就往火锅店奔。
火锅店里,彭彭频频和熊梓淇碰杯,一杯不够,再来一杯。
两杯不够,再来三杯。
于是彭彭不负众望的喝倒了。
熊梓淇默默将人带回家,正愁怎么办呢。下一秒,他就摸到了彭彭口袋里的东西。

第二天,彭彭睡到日上三竿,却发现熊梓淇已经不见了。仔细看看床头,什么解释的字条都没有,客厅里的早饭倒是挺丰富。
又过了两三日,彭彭每天只是接到熊梓淇的微信问候,可一提到出来约会,熊梓淇却总是含糊其辞。彭彭实在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第四天时,直性子的彭彭终于忍不住跑去婚庆公司找熊梓淇,被告知他正在某酒店主持婚礼。于是,彭彭气势汹汹地冲到了那家酒店。
推开宴会边门,彭彭只听见熊梓淇的结语,“最后,让我们用发自内心的热烈掌声恭喜这两位新人,祝他们长长久久!幸福美满!”
“熊梓淇!”彭彭冲到了台边,直接把想要休息的熊梓淇一个公主抱,就抱走了。
“??”
“刚才那是谁?”
“不是老彭家那个,脑子有问题的儿子吗?”
“哦。没事了没事了!散了吧!”
“他来干嘛?”
“带熊梓淇练腹肌的。”

“熊梓淇,为什么不肯出来约会?”
“我,怕你打我。”
“你是有这么怂啊?我为什么要打你。”彭彭无奈。
接着终于放轻松的笑了笑,放出自己的信息素去示意熊梓淇。
熊梓淇这边开心的脸都红了,紧紧用自己的大衣裹着他转圈儿。
“我不是怂,我就是,怕你不喜欢我的醋味儿。反正我可是爱死你的味道了。”
“等等?什么醋味儿?”
“我的信息素啊。”熊梓淇笑着解释。
“可是我闻着是蒜泥味啊?”彭彭疑惑。
熊梓淇也纳闷,“会不会是你闻错了?我这个味道从小到大被人讨厌惯了,不会错的。”
彭彭突然想到自己,接着问,“那你说我是什么味儿的?”
“薄荷味儿啊?”
“是……喉糖。”
片刻后,两个鼻炎患者看着对方开怀大笑。

真好,就算是弄错了,我们也依然喜欢对方。

朱戬很不理解,自己一个天天闻火锅底料的人,鼻子都没问题,这俩怎么鼻炎也能鼻炎到一块儿去呢?
火锅店老板兼情感博主朱戬想着想着,文思泉涌,决定以“鼻炎和爱情”为中心论点,写一个小作文。
是夜,朱戬奋战两小时,终于完成了让自己满意的小作文,他颇为得意,发送时还特意附上了他珍藏的佐佐木希大尺度美图。
发布一分钟后。
鉴黄师查杰浏览了小作文,嗤之以鼻。
发布两分钟后。
朱戬收到消息,“您发布的内容涉嫌违规,现已删除。”

有人逼我写,我就写了╭(╯^╰)╮

2016-12-07 热度(35) 评论(9)
评论(9)
热度(35)

© 十三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