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稚病

破茧

性格必须ooc  不然怎么谈恋爱



“啊啊啊啊啊啊啊!!!!彭彭小天使!!!”

“天哪!!彭老师太萌了!!白发简直是小天使!小甜心!”

在微博搜索自己的名字,总是能看见“可爱”“天使”等关键词,这让自以为走硬汉路线的彭昱畅很烦恼。

我明明是个很man的男子汉!谁是小天使啊!我又没有长翅膀!

“对啊!你分明是少先队员!”

“......”彭昱畅无语的看着那个穿着泳裤的老司机。

熊梓淇摆摆手:“你刚才又一边看微博一边读出声来了。赶快的还有五分钟到你了。”

彭昱畅最近和熊梓淇在拍一个游泳题材的电视剧,天天泡在泳池里,挥洒青春和肉体。

其实,彭昱畅不是故意偷懒,只是这几天他都有些腰酸背痛。要说原因,他真的找不到,没有熬夜也没有吃不健康食品,更没有运动过度。所以他也很莫名其妙,纠结只能自己默默往肚子里吞。


今天的戏份终于拍完了,彭昱畅做完了放松之后,还是有点担心,不知道今晚能不能睡好。最后打定主意,要是实在睡不好,明天就请假去看医生。

半夜,熊梓淇被电话吵醒,揉揉眼睛一看才发现是住隔壁的彭昱畅。

他迷迷糊糊问:“怎么回事?”

“熊梓淇,你能不能......来一下,我觉得,很疼很疼.....嘶。”彭昱畅的声音竟然有些发抖。

熊梓淇一下子清醒了:“好好好,我就来!”

熊梓淇赶紧穿上拖鞋跑去隔壁,门一推就开了,他冲进去看见彭昱畅趴在床上,手紧紧揪着身下的被子,好像很痛苦。

他赶紧摸摸彭昱畅的头,一探,没有发热。于是问道:“你哪里疼?严不严重啊?”

彭昱畅仍是紧紧抓住被子,脸上出了许多汗,只听他咬牙说:“我的背很疼。”

熊梓淇听他这么说心里特别难受,平常一向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想扛的男孩儿,竟然被什么事情折磨成这么脆弱的样子。他伸手把彭昱畅的衣服撩起来,却惊讶地发现,彭昱畅的背部长了两个从没见过的东西。

凑近了再仔细看,在彭昱畅的肩胛骨下部附近,脊椎两侧对称的分布着两个硬币大小的图案诡异的红印,红印起起伏伏,好像有什么要刺破皮肤出来似的。

熊梓淇震惊了,这从未见过的东西,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磕磕巴巴说:“彭彭,你,你,你背上有个奇怪的东西。”

彭昱畅被这种怪异的疼痛感折磨到快要失去理智,他使劲掐着自己的手臂,用哭腔断断续续说:“背好难受,真的,好难受啊。你帮帮我。”

熊梓淇一着急,慌乱之间伸手摸上那块红印,好像是想要擦除它。

没想到这个举动歪打正着,彭昱畅立刻就没有那么难受了。熊梓淇手一拿开,彭昱畅又开始浑身发抖。试了几次熊梓淇发现,原来用高于体温一点的东西敷在红印处,会缓解彭昱畅的痛苦。于是他去拧了条温热的大毛巾盖在彭昱畅的背上,果然,比之前舒服多了, 没有再痛到哭天喊地。

换了几次毛巾之后,彭昱畅的神志已经恢复清明,他试着平缓自己的呼吸,然后小声地和熊梓淇道谢,道完谢后,他就一直在胡思乱想。他被折磨的有些恍惚,再加上还丢脸的在熊梓淇面前哭出声来了,这是他的男子汉自尊所不允许的事,今天简直是形象尽毁。

想着想着,彭昱畅竟然抱着被子睡了过去。

拧完毛巾出来的熊梓淇看见彭昱畅睡着了,稍稍一愣,心里在喊醒他去医院和让他好好睡一会里纠结了几秒,然后果断选择了后者。

没办法啊,他今天太累了。医院就明天再去吧。

当然,熊梓淇也没走,他担心彭昱畅说不定又会被痛醒,所以从自己房间抱了床被子过来,把睡成水獭的彭昱畅往床里推了推,自己在一旁将就了下半夜。

第二天,熊梓淇一整天都在找机会抓彭昱畅去医院,可惜全都被他逃脱了。

彭昱畅还说什么:“我今早看了一下,背上什么都没有,要是就这样去医院,别人会以为我神经病的。”

熊梓淇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毕竟他打不过彭昱畅。

于是熊梓淇叮嘱他,每天都要仔细检查自己的背,一但有什么问题,赶紧去医院。

彭昱畅冲他敬了个礼,答应了。

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尽,拍摄顺利进行,半夜也没有人痛醒了给熊梓淇打电话。熊梓淇自己都奇怪,好像那晚的事从未发生过。

这天,剧组收工早,彭昱畅约了熊梓淇,说晚上一起去游泳馆游几个来回。熊梓淇左右也没事,就痛快的答应了,还跑去和工作人员借了钥匙。


夜晚的体育学校里几乎没人,更别说是被剧组包下来的游泳馆。

黑漆漆的走道十分安静,熊梓淇原本想把声控灯给弄亮,可是他怕猛的一跺脚会把身后那个满脑子忧愁的人给吓住,于是便作罢。

两人慢慢晃到游泳馆门前,熊梓淇走在前,开了门,声音压着兴奋转头说:“彭彭你看。”

彭昱畅抬起眼,只见银白色的月光透过窗泼在了水面上,不过约两人合围大小,但就是有种静谧的美感,白日里喧闹的泳池,现在看来好似藏着隐秘的宝藏,让人烦躁的心情瞬间被冲淡,只想跳进这一池碧波中洗刷忧愁。

熊梓淇动作快,脱了上衣就跳进泳池,他的脚反复抬起,拍打水面溅起浪花,不一会儿,两个来回游完了。

“呼”地一声,他冲出水面,甩甩头发,用手把脸上的水抹去,眨眨眼,接着就四处扫视着找彭彭。

彭昱畅站在泳池边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他。

他正想说泳池包场感觉真好,却看见彭昱畅慢慢转身,将背对着他。

.......怪不得今天要喊他来游泳馆啊。

熊梓淇在那一瞬间机智地闭上嘴把自己的废话吞了回去,他看见一双纯白接近透明的翅膀安静地贴在彭昱畅的背上,像雏鸟的翅膀一样皱在一起,羽毛杂乱得毫无章法,只能勉强看出翅膀的形状,就这样两团小小的翅膀,在熊梓淇的注视之下,好像还怕被人察觉似的,悄悄地颤动着。

这几天彭昱畅一直躲着他,也不给他看看背部的情况,熊梓淇本以为没什么事了。

没想到,不是没什么事,而是出大事了啊。

彭昱畅真的长了一对翅膀啊。

这可太让人震惊了,熊梓淇仿佛听见自己咽口水的声音,他好奇地问:“彭彭,你能把翅膀张开吗?这也太神奇了。”

彭昱畅自从转过身之后就一直在和自己的脑中的羞耻感在做斗争,他现在正努力克服将翅膀暴露在人前的不适感,这突如其来的翅膀,不像其他的身体部位可以坦荡的显露人前。这,这是一个奇怪的,又有些隐秘像变异一样的部位。

展示在人前,真的好羞耻啊。即便是在如此熟识的人面前也是一样羞耻。

“熊梓淇你别说话!”彭昱畅吼了一声,同时害羞到蹲下身子抱紧腿发抖。从熊梓淇的角度,能看到彭昱畅耳朵连带脖子都红成了一片。他抱紧双腿,拼命暗示自己要冷静,只见他背上的小翅膀慢慢在尝试伸展,扇动,甚至变换形状,可就是没办法展开。两团小翅膀像是被困在一个透明的壳中,无形的限制让它就是没发自由恢复。

熊梓淇看到彭昱畅憋红了脸,他这是第一次使用翅膀,根本不知道如何正确发力,只好铆足了劲,浑身紧绷。

几分钟过去了,翅膀仍然被困在那无形的壳中,汗却不停地从彭昱畅脸上滑落,贴合鼻尖的弧度起跳,滴在他面前的瓷砖上,那儿已经落满了一滩水。

熊梓淇实在是担心他会因脱水或精疲力竭而帅摔倒,便强行将他扶到池边的长凳上坐下。彭昱畅坐在凳子上全身依然在颤抖,暂时没从刚才的状态中缓过来。熊梓淇没有坐在他身旁,而是蹲在彭昱畅的面前,微微抬头看着他。他看他泛红的眼睛,读懂了他眼中的纠结,彭昱畅一向是个懂事且体贴的男孩儿,平日并不会大肆谈论自己的想法,但他对自己的要求,特别是一些行为规范上的要求,其实是挺高的。他想展开翅膀,尝试着接受这神奇的恩赐和身体的变化,但他又不想展开翅膀,他害怕这未知的事物一旦失控会给关心他的亲人和朋友们造成困扰。

熊梓淇叹了一口气,感叹他的彭彭还是那么体贴。向前倾身抱住了彭昱畅,然后右手轻轻抚上彭彭的后脖颈,感到怀里的身体还在颤抖,他一下一下的顺着脖颈安抚,用被粉丝称作感情满到快要溢出来的温柔嗓音哄道:“放轻松,彭彭。”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一起试镜吗?”

“我印象很深,因为我当时很紧张,紧张到面无表情。”

“你却跟我说,不要有负担,只要把我自己所想象的表现出来就可以了。”

“现在,我也要跟你说,别害怕。不管有没有这双翅膀,你依然是你,是会为一顶帽子开心到笑出声的你,是咬牙不肯给父母诉苦的你,也是我最佩服和最喜欢的你。”

温柔的语言汇成河流缓缓地萦绕在彭昱畅的四周,像清泉滋润着干涸的河床一样,用最温和的方式抚慰着他焦躁不安的思绪。对,就是这种安全感,无论如何,他都能接纳自己。

熊梓淇感觉到彭昱畅的身体的颤抖慢慢停了下来,想必他的情绪也在逐渐稳定。于是,他用双手小心翼翼捧起彭昱畅的脸,探寻着彭昱畅的双眼,就在对上的那一瞬间,“唰!”一双造型优美的纯白翅膀在彭昱畅背后展开。

泳池的波光反射在白色的羽毛上,好似这双翅膀正轻轻游动在云海波涛之间,而翅膀的主人彭昱畅正咬着嘴唇盯着他欲言又止,眉宇间是卸下负担的少年意气,瞳孔里盛的则是满天星光。

霎那间,他从这双眼睛里,看见了日升月落,看见了山川湖海,看见了繁荣与衰败,彭彭的眼睛就如窥探世界奥秘的窗口一般,直到他听见自己颤抖着说道:“彭彭,你要不要试着飞起来?”

彭昱畅并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对别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只看到熊梓淇呆了几秒。他也感到身后那双翅膀已经张开了,没有被限制在壳中的困顿感,他觉得自己的身体现在十分舒展,只待展翅高飞。

彭昱畅心想那就试试吧,心里念头刚一起,身子就宛如失去重量般飘了起来,他稍一施力,翅膀便带他飞到泳池上空。他就着这样的姿势停留在泳池正中,身后的翅膀不急不缓的一下一下扇着,池边的熊梓淇笑了:“彭彭!你这样好像直升机啊。”

他没有理会,自顾自地张开翅膀,开始绕泳池四周忽高忽低地飞,一会儿擦着水面,一会儿贴着馆顶,但总归是恣意而为,心情如从云端跃下一般畅快。

熊梓淇看他在月光下一圈一圈划过池面,心里也是说不出的舒服。

每当看见彭昱畅被繁杂的事务所困扰,整个人失去了灵气的时候,他都特别着急。也许,他确实比任何人都在乎彭昱畅心里的那份天真。因为,在熊梓淇眼里,彭昱畅生来就是要携带肆无忌惮的勇敢去与世界碰撞的,他可以为了度过暂时的难关而收起自己的棱角,但绝不能让心里的火种被现实海浪浇灭。俗事如藤蔓可以缠绕,但不能任由它们将他的心包裹成腐朽的枯木。

彭昱畅看见熊梓淇坐在泳池边,仰着头冲他微笑,还是如往常一样无懈可击的笑容,平日里觉得普通,但今天自己好像读懂了笑容中的深情。

他从高处降落,像羽毛一样缓慢向熊梓淇飘去。

有些东西总是慢且美的。

比如一根羽毛飘飘悠悠落在水面上,并不兴起涟漪。平静的水能容纳万物,虽然外表柔软无形,但却能承托住极重的船只,他默默不语,只是温柔对待所珍惜的东西,即便这只是一根小小的羽毛。

彭昱畅停在熊梓淇面前,心里想,他也是这样。

熊梓淇看彭昱畅脚尖点入水中,就靠翅膀悬浮着,忍不住伸处手想拉他上岸。彭昱畅轻轻回握,身子并不动,只有大翅膀在身后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熊梓淇心里笑他懒,用力往自己这里一拉,忽然间,硕大的翅膀遮蔽了月光,环绕状围着两人,熊梓淇正莫名其妙,肩膀突然被握住,然后,有人偷偷借着昏暗的光线亲了上来。

只一下,就离开。

这怎么能放过他?

熊梓淇舔了舔唇,闭着眼睛拽住那个人的脖子,更加霸道的回敬了一次。一直吻到怀里的人不停推拒,翅膀都忍不住“呼啦啦”张开,月光重新洒在两人身上,才意犹未尽的停住。

“刚才发生了啥?”熊梓淇一脸正经的发问。

彭昱畅用劲擦着嘴唇,瞪着眼凶他。

熊梓淇继续装模作样说:“我怎么感觉,刚才好像有人趁乱非礼我?”

彭昱畅作势要用脚踹,熊梓淇抓住他的脚,把他拉到怀里来抱着,仔细瞧了瞧他的神情,羞涩远多于愤怒,而后才笑眯眯地解释:“怕你等下不认账,所以我要确认清楚。”

彭昱畅的翅膀已经收了起来,熊梓淇伸手摸了摸他长出翅膀的肩胛骨,换来了彭昱畅略重的一拳,“别摸了。很尴尬。”

“哪里尴尬?”熊梓淇有时候确实搞不懂这个小可爱的尴尬点。

“就是,就是尴尬,那里竟然能长出翅膀......”彭昱畅这句话讲完几乎要把自己埋进熊梓淇的怀里了。

熊梓淇想笑又不敢笑出声,忍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句安抚的话。

“那多好,你现在真的是我的小天使啦!”





————————————————————

rps写了就是图开心,我和两位演员毕竟只是隔着屏幕的关系,性格肯定加入自己的脑补,如果认为差距较大,还请原谅。



2017-03-06 热度(24) 评论(8)
评论(8)
热度(24)

© 十三夜
Powered by LOFTER